今天是:
手机版 扫一扫
家事法律

赴港产子人数倍增!

时间:2009年11月03日 信息来源:东莞婚姻家庭律师网 点击: 加入收藏 】【 字体:

  近日,33岁深圳孕妇汪风霞的死在香港各大媒体上占据了重要的版面。

  国庆期间,汪风霞入住香港浸信会医院(一家信誉良好的私立医院),准备生产第二胎。10月10日上午,产妇情况恶化,随后医院紧急剖腹产,将男婴取出,但汪风霞却不治身亡。

  香港浸信会医院于翌日召开新闻发布会,声称汪风霞疑似死于非常罕见的羊水栓塞,并坚持认为当中没有涉及人为错误。

  但是死者家属对医院方面的解释表示不满,汪风霞的丈夫陈耀辉对主诊医生以电话遥控护士打催产针这一环节表示难以接受。这起医疗纠纷至今未能解决。

  汪风霞事件让内地孕妇赴港产子潮再度成为舆论关注焦点。

  这些年,随着内地人员赴港自由行的开放,不少内地孕妇选择在香港的医院产子。香港医管局的统计显示,2001年至2008年短短7年内,内地赴港产子的人数由每年620名增加至2.5万名左右,翻了40倍。

  这股风潮在给香港带来巨大产业机会的同时,也挤占了当地公立医院的医疗资源,引起本地孕妇们的不满。是敞开大门接纳还是限制赴港生产,对于特区政府是个两难选择。

  生子潮产业链

  自由行生子潮最早几年前在广东一带成形,当时香港的分娩服务比某些内地医院还便宜,再加上在港出生子女可以拥有香港永久居民身份证、享受香港医疗福利制度等,广东一带孕妇蜂拥来港。

  蜂拥而至的内地孕妇为香港培育出了一条颇具规模的产业链。

  在香港产科检查中心门口,经常能看到一些销售员,不停地向来往的孕妇及家属推销婴儿用品,小至尿片、奶嘴奶瓶,大至婴儿车、婴儿床与玩具,应有尽有。大部分销售员都能操流利的普通话,这与一般香港市民“很普通”的普通话水平形成鲜明对比。

  CBN记者调查发现,来港产子的内地孕妇几乎遍布全国各地。

  据提供赴港产子“一条龙服务”的香港安宝医疗集团介绍,他们的客户遍布广东、上海、北京、浙江、山东、黑龙江等地。该公司职员向CBN记者透露,他们的收费介于2500~15800港元之间,保证任何月份能够预约到香港的私家医院床位,并于1~2日内为新生儿办理香港永久身份证件。

  按香港现有政策,内地孕妇来港产子最少要花费4万至5万港元,还未包括其他交通食宿等消费。尽管如此,有妇产科医生表示,越来越多的内地孕妇涌港产子已势不可当。

  汪风霞所入住的浸信会医院,套餐价格其实不菲。据安宝公司负责人介绍,在浸信会医院产子,入住8至12人房,顺产套餐为4.5万~5万港元,剖腹产则多加1万港元。入住两人房标准间,费用为8万~9万港元;若入住单人房,则需10万港元以上。

  香港浸信会医院发言人早前也曾对香港媒体表示,内地孕妇选择的套餐越来越贵,当中不少内地夫妇都愿支付逾10万港元的费用,所以医院的单人房需求也不断上升。

  香港身份含金量

  价格如此昂贵的产子套餐为何还能受内地孕妇青睐?

  对于内地先富起来的人群来说,赴香港产子具备多重利益驱动力。CBN记者采访到一位从福建前来生子的郭姓孕妇。她表示,自己之所以来香港产子,主要是看中在港出生的子女可以马上领到香港身份证,这对以后出入境可以提供很大方便。“我希望子女还可以享受香港人的各种福利。”

  需要指出的是,香港虽然并没有养老保险,也不存在住房公积金等福利,但是普遍工资绝对额仍然高于内地,而且香港居民在公立医院治疗基本上全数免费(每日只需要缴交50港元住院费)。

  和郭女士不同,正在香港就读某高校的一位女士在毕业前选择在香港生下了第一个女婴。她担心,如果一旦回内地,可能无法再生下第二胎。

  “就我所了解,目前在香港生的小孩并不计入内地的政策范围,我希望在回内地前先解决一个指标。”她说,自己有不少内地女同学都希望不止拥有一个小孩,有人宁可被罚款也要生下第二胎,给第一个小孩做伴。

  “也有人正向我了解来香港生产的情况,在他们看来,来港生第二胎、第三胎虽然价格不低,但若在内地超生,有关罚款已经能抵消在港产子的费用。”这位女士说。

  同样选择在毕业前一年在香港生产的Angela向CBN记者表示,她对香港医疗体系和医务人员的质素表示信任,而对内地医院的高收费低素质服务颇有微词。

  “在内地,我在深圳一些高档次医院都能见到有人在妇产科外吸烟,而且产房里许多闲杂人等,大声谈笑,简直让人无法忍受。而在香港,到处都很安静,吸烟更是要被罚款的。”Angela说。

  在收费方面,香港的医院也透明得多。Angela表示,不止一名香港医生拒绝了她要求补钙或是给小孩增加营养的要求。“他们认为,自身产生的营养已经足够,完全不需要广告上那些药物。”

  事实上,汪风霞不幸身故后,她的丈夫陈耀辉仍对香港媒体表示不会因此否定香港的医疗卫生水平及健全的保障制度。

  动了谁的“奶酪”?

  但众多的内地孕妇入港,给医务人员原本就紧缺的香港,带来了一些意想不到的难题——许多当地孕妇轮不上正规床位,不得不在医院过道临时加装床位。这令不少香港妇女心怀不满,甚至出现了有孕妇上街抗议的现象。

  在各方压力下,香港医管局终于在2007年采取措施,推出非本地孕妇赴港公立医院产子的产科套餐服务,所有费用必须在第一次预约时全部缴交。作为配套措施,特区政府入境事务处要求,从内地来的怀孕七个月以上的孕妇,必须持预约确认书才能过境,否则不予批准进入香港。

  这一系列限制措施出台后,内地孕妇到香港公立医院产子的人数一度大减近三成。但去年,这一数字再度回升,而今年前8个月便已有6426名。

  香港医管局提供的图表显示,公立医院非本地孕妇预约产科服务已经爆棚,一些老牌公立医院如广华医院,其明年3月份的预约都已满额。

  就在深圳孕妇汪风霞出事前两天,香港医院管理局发出通告,宣布香港公立医院自10月8日起暂停接收非本地孕妇预约当日至今年12月底期间的分娩服务。

  虽然有香港本地孕妇认为内地孕妇来港产子是抢了自己的“奶酪”,但特区政府对于内地孕妇却不敢大意。一方面,这涉及人道理由;更重要的一个原因,是香港人普遍面临巨大工作与生活压力,不愿生子,直接导致香港的出生率曾出现连续下滑趋势。

(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