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手机版 扫一扫
家事法律

65岁母亲背畸形儿子生活30年

时间:2009年11月03日 信息来源:东莞婚姻家庭律师网 点击: 加入收藏 】【 字体:

  一位65岁的母亲,用她柔弱的肩膀,背着儿子生活已经30年。30年来,母亲背坏20个背篼。30年来,他们怎样一路走来?昨日上午,天空飘着细雨。巴南区南彭镇鸳鸯村一条泥泞的乡间小路上,一位身穿蓝色外套、脚穿解放鞋,身体瘦弱的老妇人,背着一个小背篼,背篼里装着一个面相30多岁、身高只有几十厘米的男子,缓慢地走在路上。

  她没有打伞,走在泥巴路上,每走几步就要歇息一会儿。看到路边有南瓜叶,她会缓慢地半蹲身体,一手扶住背篼,一手去摘。因为路滑,老人几次踩滑,背篼东倒西歪,摇晃了几下,差点摔倒。这时,背篼里的男子急忙叫道:“小心点哟!”走了两个多小时,老人的上半身已成弯曲状。背篼里的男子说:“该回家做饭了。”此时,老人才知道,已是上午11点。她说,是该回家做饭了,但还想多采一点南瓜叶回家喂猪。他们是母子。她说,本月10日,为给背篼里的儿子治疗泌尿结石,动手术花了1万多元,都是找亲友借的。要还这笔钱,得指望家里的一亩地和两头猪。

  儿子5岁就坐背篼

  每天出门干活,上街或串门,她都会把儿子背着。

  “嘿哟,嘿哟。”老人背着儿子,从泥泞小路一步步回家,引来许多路人好奇的眼神。面对这一切,他们根本不“好奇”。因为,这种异样的眼神,已经陪伴他们几十年。

  背背篼的是母亲文其珍,今年65岁。坐在背篼里的,是她的大儿子熊明强。35岁的他,因为患有先天性畸形,长着一张成年人的脸,身高却只有80厘米,体重26公斤。

  他们的家是三间土房,墙体早已裂缝,屋内除了一台二手电视,再无值钱东西。

  “他生下来的时候,没发现异常。”文其珍记得,35年前,当这个孩子降生时,她和丈夫很是高兴。但喜悦只伴随他们一年。她纳闷,娃儿怎么没一点儿长大的迹象。起初,她以为是孩子没有运动,于是每天抱着他在板凳上、床上玩耍,可仍不见长。

  熊明强5岁时,身体还是没什么变化。村民刘强回忆,这时一些人开始议论,说这家人撞了邪,才会让娃儿得怪病。不甘心的文其珍,抱着儿子四处求医。当年,重医儿童医院医生告诉她,娃儿是先天畸形,主要是长不大,不能走路,终身无药可治。

  “差点晕倒。”熊明强的父亲熊太国说,没想到第一个娃儿就是畸形儿,他和妻子整天以泪洗面。可是,妻子没有放弃儿子。为照顾好这个特殊的生命,她用竹子编了一个小背篼。每天出门干活,上街或串门,她都会把儿子放在背篼里,背他一起出去。

  母亲背他学习知识

  她花钱买来糖果,让别的孩子教自己的儿子。5岁时,熊明强本该上学,由于不能走路,父亲又有病,他只能在母亲的背篼里度过每一天。只要母亲下田干活,他就会坐在背篼里,巴望着放学经过此处的小伙伴。

  “他很聪明、好学。”与熊明强从小一起长大的邻居张长胜说,自己6岁时每天放学回家,都会看到坐在背篼里的熊明强。那时,熊明强经常找他,要他教拼音,还要借课本,说是晚上回家还他。因为都是娃儿,自己一口答应,不仅把不用的课本借给这个特殊的邻居,还在小路边教他拼音。

  文其珍没文化,不能教孩子识字。她能做的,就是看见路过的同龄孩子,劝说对方花点时间,教熊明强拼音和识字。为了能让儿子多学点知识,她花钱买来糖果,专门给路过的孩子,让他们把在学校学到的东西教给儿子。

  “小时候经常免费吃糖。”张长胜记得,他吃文阿姨的糖,少说有20多颗。可喜的是,熊明强很聪明,不到一周,就能把24个拼音字母倒背如流,刚教的字,他马上就会念和写。

  熊明强经常用同伴不要的笔和纸。他说,在背篼里坐着,看到有孩子把用过的笔和纸丢掉,他都会喊母亲捡起来拿来再用。有一次,一个小伙伴把笔尖有缺口的钢笔扔了,熊明强像看到宝贝似的,马上喊母亲捡起来。回家后,他又让母亲拿来石头,硬是把钢笔的笔尖在石头上重新磨好,继续用。现在,这支陪伴他多年的钢笔还放在家里。

  “10多岁起,他就看电视学东西。”村民王大琴记得,文其珍每天干完活、吃完饭,就会背起儿子走6公里路,到她家来看电视。熊明强虽然身体畸形,但大脑聪明,看到电视里有啥新玩意,就拿笔和纸记在上面。

  每天背着一个孩子,来回走12公里的路,文其珍没有一点怨言。她说,走累了,就坐在路边休息一会儿;渴了,就喝点小溪里的水。哪怕肩膀再痛,她也坚持每天背着儿子到王大琴家看电视,只为他多学点知识。

  不许别人歧视儿子

  “不准这样说我的儿子……你才是怪物呢!”

  时间长了,熊明强不喜欢每天只呆在田里或家里。于是,文其珍和熊太国就趁赶场的日子,背起儿子到外面逛一逛。偶尔,他们也会背娃儿进城到亲戚家玩,也算是出远门。

  “到处都是看稀奇的眼神。”村民周朝英记得,有一次赶场,她在一家商店门前,看见文其珍背着熊明强在买东西。这时,有人说了一句“怪物来了”,文其珍立即转过头咆哮:“不准这样说我的儿子,他是个很正常的孩子,你才是怪物呢!”

  文其珍认为,别人对儿子不尊重,是当妈的最痛心的时候。后来,由于娃儿吵着要上街,要出去转悠,她和儿子慢慢习惯了别人背后的议论和异样的眼神。

  文其珍十分珍惜这个可怜的孩子。有一次,她背着娃儿到李家沱的亲戚家耍。晚上10点,熊明强在背篼里玩得挺好,突然晕倒,怎么叫也叫不醒。这可吓坏了她,赶快背起儿子往医院跑。但李家沱的医院没医生,她又背起儿子,跑步到南坪的一家医院。到达时,已是凌晨一点。医生说,再晚一点,估计就不行了。

  “那次意外后,更加疼爱儿子。”文其珍怕儿子晚上踢被子,经常半夜起床查看。他穿的衣服,都是她一针一线缝制的。

  熊明强的弟弟熊天立、熊成仁说,母亲照顾他们的时间比较少,更多的时间都用在哥哥身上。他们从懂事起就记得,每年哥哥过生日都有惊喜——母亲会杀一只鸡或鸭。问及是否嫉妒,他们笑着说,一点也不嫉妒哥哥。

  “娃儿从小到大,连洗澡都是老伴洗的。”熊太国说,两个弟弟很懂事,从未嫌弃或嫉妒过老大。现在,两个弟弟都在市区打工,经常回家看哥哥。老二几年前结婚,让他们高兴的是,老二的妻子也对老大很好,每次回来都要给老大买吃的。

(编辑:admin)